icequick

苏。

Fairy magary 大人写给吴大明星的告白情书

还没有写楔子就开了结局的就是我。


Dear Mr.Kris:

 

Kris,这真是一个久违的名字。好像只有一年以前我不得不跟你保持距离的时候这样叫过。这真不是个好名字,在刚遇到你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你的母神大人对她的孩子也就是你,实在是有点过于不上心。要不然怎么会取出这样一个不好听的小名?哪怕后来我知道其实你们明星都会有自己的艺名,我依旧认为肯定是因为你太不会讨好公司才会有这么一出。

 

给你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真相,我那天毫不留恋地离开的真相。或许在你的认知中早已没有所谓的真相这样的说法,但我依然要告诉你,吴亦凡,我爱你。

 

妖精是不会去做些什么因为爱才离开所爱的人这样的事情的,妖精并不是一个无私的种族。所以请你相信我,我并不是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才会离开。

 

我是为了保住巫兰。

 

这样才可以保全Lay,也可以保住你。

 

其实我的母神大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违反妖精一族的禁令,莫名其妙地为了一个人类生下不知道算是哪个种族的生物。这种生物理应在降生时就被处死,但是母神大人竟然抽出她的灵魂,放到我身上寄养,而让那具肉身死亡,做个假象企图骗过天空之神的诅咒。但是骗过以后她女儿不能只做个游魂吧,于是巫兰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容器。

 

我跟你还有Lay说过的吧,在妖精的世界里,没有所谓性别这种东西。我们需要的不是繁衍后代,而是belief searching.

 

老实说,对于巫兰跟Lay这一段我原本是不打算插手的,反正巫兰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她爱怎样怎样那是她的事情。

 

可是因为有Lay,那就会有你。

 

我们为了靠近你们,用人类的身份去生活,虽然也会使用法力,但绝对没有初次见你的时候用得那么嚣张,理直气壮,跟不分青红皂白。虽说巫兰一个上千年的老妖精了,以前寻找信仰时也没少跟人类打交道,可是这次,她真的为了让我再靠近你一点,当了一个好导师——太靠近你们了。

 

亚洲当红天团exo-a的经纪人,如果突然人间蒸发,或者是母神大人要给后面的人一个警告直接做成暴毙或者别的更恶心的新闻,你跟Lay,还有白贤,俊绵,鹿晗,就毁了。

 

我的中文不是很好,也有很多东西是写不出手的。有些细节,就算我用图画展现给你看,没有亲身经历,你永远没法体会到。就像是,我那天明明看到了你一个人孤单地站在机场里却还要张开翅膀飞向巫兰的无奈与痛苦。

 

那天是母神大人决定要将她的孩子的灵魂抽离放到巫兰身上的日子,我本来都决定要跟你逃走了,总以为母神的势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那么可怕。可是在世勋让我到巫兰的公寓找一下巫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跟巫兰,都未免太天真了。

 

世勋要的文件在巫兰的书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很聪明地隐了身才进去。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母神大人在向她亲爱的孩子——巫兰,进行妖精一族里最恐怖的惩罚——洗体。洗体是什么,阿凡你知道吗?是被摘掉信仰,拿掉翅膀的过程。

 

我当时逃了,第一时间就是去找你。可是看到了你以后,我又忽然想起你的事业你的梦,exo的梦。当初是我害得你们提前分裂成exo-a,exo-s跟exo-d,你们还没有明确将来的道路要怎么走的时候,我已经帮公司替你们做了决定。

 

我觉得,我转身挥动翅膀飞向天空的那一刻,是这辈子,想法最无私的一刻。

 

哪怕后面救回来的巫兰只剩下壳子,我依旧不后悔抛下了你,因为她还有张艺兴,可是我,似乎把唯一的你,给丢掉了。

 

亦凡大人,my belief.

 

在刚开始认定你是我的信仰的时候,巫兰就成了我的导师。她一眼就看出我的小孩心性根本就没有认清你不全是我的信仰的事实,于是,她才没有阻挠那个女生,差点毁掉你们。

 

在那些负面新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时候,关于exo的一切似乎都成了黑暗的代表。可是哪怕是我这个只跟你们相处了三天的妖精都能感觉得出来,那一份份对粉丝真心的感激与待人处事的温暖。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的心痛不光是大家对你的不好的言论,而是对exo全体而言的。

 

那个时候我终于知道,我是那些从最开始一直守护着你们到现在的信念汇聚而成的妖精。没有粉丝们热爱你们的心的话,现在已经被夺走了信仰的我,早就消失了。

 

而我的翅膀,就是在我也成为你们粉丝中一员时,到各大论坛上看关于你们的消息评价和同人本,而某天,又终于体会到粉丝对你们是何种感情时,出现的。

 

我所接触得最多的你们的粉丝,也是我生命来源的大多数,是那些没办法去接机或者去活动当地目睹偶像风采的那一类——大多是女生。

 

她们没有办法跟其他粉丝一样有离你们更近的机会,她们所了解的你们就是电视上的,完美的你们。或者综艺上的,有点搞怪但依旧帅气的。

 

我其实也跟她们一样。不一样的只是,我曾经近距离跟你们打了三天招呼。我要是想看到你们的话,打个响指就好了,什么时候都行,各色画面都可以捕捉到手。没有去当记者我确实有点埋没了自己的才能。我还有巫兰,她不过读了半年书就当上了你们的经纪人,我佩服得厉害。尽管当中有她当年出来混积存下来的人脉的原因,但对于一个妖精来说,以人类的身份将自己摆在跟人类对等的地位上跟人类谈判是掉价到家的事情。所以我从各方面都很佩服她,哪怕她开了挂。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听巫兰的话,尽最大的努力以人类的姿态生活,去接近我生命的来源,听着那些,守护着你们,一直守护着的声音。

 

所以,见不到你的时候,我就会去看同人本,关于你的所有CP我都看。没有所谓的吃醋情绪,因为我知道,那只是粉丝们的一片心意。

 

如果我没办法看到真实的你,那我就把我心里的你给写下来吧。

 

每读一部作品,都会觉得很窝心。

 

不管是虐是甜,因为文章里面的人物,是她们喜欢着的你们。

 

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里的主角,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可是,一旦当上了明星,你的世界就会一下子扩充。红到你们这个程度,你们的世界应该扩大到整个地球了。

 

因为是世界都要绕之旋转的人物,所以才没有办法好好地接近,去了解这个人喜欢做什么,平时在待人处事的问题上又会有怎样的处理。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跟你们的距离过于遥远而被阻止,哪怕是我也不可以,因为,要用人类的方式去爱你。

 

在帮自己表白的同时,也向你,不,或者说你们更合适,传述妹子们的心意。

 

每一首歌,每一支舞,每一台戏,她们都爱看。每一场活动,只要是可以参加的,都不愿意错过。不管有什么样的负面新闻,哪怕天塌了下来,还是有要爱你们的勇气。

 

在她们的世界里,会有新出来的一批又一批的偶像,但每一个都是独特的存在。这一点我在同人本里犹有体会,特别是你哟,亦凡大人。

 

妹子笔下的你,或是杀伐果决的黑帮老大,或者擒拿科满分的警官大人,或者爱护着弟弟们的队长哥哥,或是孝顺负责的好儿子,或者呆萌蠢货属性的大黑龙,或是魅力四射但谎话连篇的大明星……我都数不清到底看过多少个版本的你了,但不管哪个,都是妹子对自己心目中你的形象的诠释。或是借用你的形象来说一些用自己的形象作为本体根本说不出口的话,做一些自己下不去手的事情。但是我一直都相信,这些你性格里的另一面都不过是最平凡的你。他们都是你,又都不是你,但不管怎么说,我都喜欢。

 

我喜欢你,每个你。

 

但跟她们的喜欢不一样,她们的喜欢永远无法企及到你,而我的可以。

 

或许正是因为她们无法跟你们站在统一战线上,才会在她们笔下出现一个个鲜活的不同于艺人身份的你们。

 

无法用双手亲手触碰的梦想,让我用笔锋来到达。少年,你说可好?

 

我曾经在去看巫兰的时候见过一个偷偷看你们十二个人私底下聚在一起练习的女练习生,她来自英国,但是祖母是山东人,母亲是日本人,也算是二分之一的亚洲人。因为太喜欢你们,她一个完全没有天赋没有基础没有兴趣跟热爱的孩子努力的三年终于来到了公司。她第一次面试的时候没有通过,祖母已经极力阻止,父母亲虽然并不反对她一个农场主的女儿去当什么大明星,但也没有支持。第二次面试被刷下来的时候,她那强悍的祖母大人已经把她关到小黑屋里。

 

我理解她的祖母,并不是自己热爱的事业也没有什么天赋可言,到底为了什么如此努力地去追逐呢?我相信你们天朝四子也可以理解,在中国人的概念里,这个女孩的想法有多离经叛道。

 

但是最后她那强悍的祖母竟然相信她是要代替她回家乡看看而放走了她,第三次面试,她终于来到了这里。

 

这个,可以更加靠近你们的地方。

 

可是要见到通告跟练习排得满满的你们来说,对她来讲难如登天。

 

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优秀,作为艺人出道以后,就可以更靠近你们了。可是在看到同期的练习生作为团体出道以后,见到你们时更多是后辈向前辈请教。她才从对你们狂热的喜爱中清醒——到底,我在干什么?

 

那天,我在练习室外,一边和她一起偷看你们,一边用蹩脚的英语问她。

 

有没有后悔,为了你们,做到这个地步。

 

不知道她是没听到还是故意回避我的问题,她自顾自地说着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你们的事情。

 

“我最喜欢的是,Xiu Min在台上挥手的笑脸,Lu Han紧张时候的抿嘴,Kris在台下跟妈妈打电话的模样,Su ho在饭厅的一呼百应,Lay跟Kai在练习时候的dance battle,D.O.闭着眼睛唱歌时候的满足,BaekHyun跟Se hun还有Tao累了还是闹腾的动静,Chanyeol跟Chen有意无意的揶揄互讽……”

 

我不知道“闹腾”是个什么意思,也不太懂“揶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个词是不是她祖母教她的,反正我级别太低,没有听明白。但是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欢欣跟满足完全掩饰不了。

 

那就是,不后悔吧。

 

“后悔啊,昨天爸爸打电话回来,说其实大半年前我要走的时候,祖母已经病重,三天前,她终于摆脱痛苦,永远地离开人世,离开了我。”那女生说到这,脸上已经满是泪痕,我不想安慰她,不自量力地去追求,就是这样一个下场。

 

最后那女生听说是回英国了,现在怎样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比在暗处看你们时幸福吧。喜欢你们的时候,真的是喜欢到了心里,你们就是她的全世界啊。可是到了不得不放弃这份喜欢的时候,她再不舍也只能忍痛放手。因为生活不能只有你们,她要有自己的世界才行。

 

我大概,跟她在某种程度上,是相通的。当初追你的时候,吴亦凡大人,我是真的把你当信仰,努力追寻,或者说,步步紧逼。哪怕是后来,你利用我想要解约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喜欢你。哪怕是巫兰再三警告我,你不过是我长出翅膀的催化剂,我还是不能让自己,不能让自己放弃喜欢你,亦凡大人。

 

我喜欢你,果断拒绝我时的无情,为了达到目的的不择手段,内疚时的别扭傲娇,不舒服的时候无助孤单,自私自利脱离本心,贼喊捉贼的厚颜无耻,所有的所有,你的光芒跟阴暗我全数接受,是这样的喜欢,你有没有曾经感受到过呢,亦凡大人?

 

我喜欢你,每个你,吴亦凡。

 

                                                    Fairy Magary大人  敬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