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quick

苏。

如果当初(3)

“嘭”的爆炸声传来,一片白色的火光包围了门矢士,一下子刺得他睁不开眼。

顷刻,他适应了这样的光线之后,才发现自己被一圈白色的火焰包围了,而刚刚还在他周边跟他交手的那些冒牌骑士,都成了灰烬。

光夏海以人类的姿态站在圈子的边缘,双手穿过火焰递给他两个变身器,“阿士,给。”

“夏蜜柑,没事吧?”他怕那些火焰会灼伤她,她只是摇头,将手里的两个变身器晃了晃,示意他赶快来接。门矢士连忙接过,“两个变身器?”

“刚刚我带出来的那个是我用decade的K-Touch伪装的,真正的变身器,我藏到鸣泷身上了。

“自从他们缴了你的变身器之后,一直催促爷爷将变身器重新改造,其实是毁掉了再往反方向重新制造一个的意思。因为decade是爸爸的作品,爷爷一直下不了手,他们就将爷爷软禁,下令让我来完成decade的重制。

“鸣泷先生,还有大修卡里的很多人,为了当中毁天灭地的力量,都在争夺这个变身器。我假意投靠鸣泷先生,在大修卡了觅得一处护荫,再借机将变身器藏到鸣泷先生身上,然后把decade的K-Touch伪装成变身器,骗他们研究一直没有进展,这才将变身器还有K-Touch保住了。

“昨天我听牢里的威吹鬼先生讲话,知道你们今天会来,所以我出来之前还特意配了好多把钥匙扔给他们,相信一会儿你们的突围有他们相助会简单很多。

“阿士,快变身吧!是时候要去战斗了!”

说完,光夏海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但在白色火焰的焰光衬托下显得十分苍白与虚弱。

门矢士接过变身器之后,K-Touch就自动回复原来的模样,但门矢士并没有听光夏海的话马上变身去战斗,他看着光夏海毫无血色的脸庞,心里面忽然有种不好的猜测,“那你呢夏海?你不跟我一起去战斗吗?”

听到这个提问,光夏海的笑容僵住,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了门矢士的话,“我还要回去救爷爷呢,到时候再汇合吧阿士!”

“说谎!”门矢士手里的变身器跟K-Touch还有一直握着的剑都掉落在地,他想要拥抱光夏海,却发现自己无法穿越火焰,不仅是高温,还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在阻碍着他。

见状,光夏海也知道自己瞒不住门矢士了,索性全盘托出,她大概还是自私的,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门矢士记住自己,“阿士,我已经无法再变身战斗了。”

“为什么?”门矢士不解,刚刚她不是还变身救了他吗?

“我跟kivara签订的契约里规定了,我只能变身五次的。第一次我杀了你,第二次我和你并肩作战,第三次我救了你,第四次我帮你拿回了变身器。”光夏海伸着手指一次一次地数给他听。

“那还有第五次呢?”门矢士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突然有些害怕听到光夏海的答案,他后悔提出这个问题了。

“第五次我跟kivara交换了这个,”光夏海指了指白色的火焰,“不过,过一会儿就要失效了,阿士你快点变身吧!”

“既然是人类跟kivat一族签订了契约的话,那代价呢?你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此刻,门矢士心中那个不好的猜测完全成型,他已经感应不到光夏海了。但是他不想把那个猜测说出来,他想听光夏海亲自否认,那不是真的。可是见光夏海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几近透明,他就知道,他的猜测是对的。

“嘻嘻,”光夏海面对门矢士担忧跟心焦的神色忽然笑出声,“阿士,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这个的,这其实是作弊行为,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比得上大树桑。”

门矢士的眼中闪过迷惑,比得上海东?夏蜜柑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吧,你们两个之间有一种旁人无法插进去的张力,我不知道除了这种方法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在你心里,可以跟大树桑相提并论。

“当然了,跟kivara签订契约之前我也没想过要花光你的生命能量的,可是契约达成的条件实在是太严苛了,如果不这样的话kivara那个时候根本不会答应我。”

夏蜜柑的意思是……她从跟kivara签订契约的那天开始就知道会有今天?

光夏海轻轻地点头依然保持着笑容,她伸出手,看起来似乎想要去抓门矢士的手,但是到半途还是放弃了,“kivara说了,人类跟kivat一族订立契约的条件十分严苛,只有我通过了她的考验,她才会跟我签订契约,而考验就是给我看你的未来。

“未来无法更改因为它由过去决定,而过去,是我们自己作出的选择。很遗憾我并不是大树桑,不能干扰你的决定,所以我是看着你一点一点跟kivara给我看的未来重合的。所以今天,其实我等了很久。

“终于可以为了你做点什么,我很高兴,阿士。”

门矢士看着光夏海越发透明的脸庞,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样,一时失语。

“虽然我这样子的确是在作弊,但是除了作弊,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好办法能在阿士心里留下位置了,所以不要伤心阿士,作弊是需要付出代价的,kivara也答应过我,如果我坚持到最后了,她帮我把我身上一半的生命能量还给你,这样,我们也算是两清了!好了好了,赶快变身去战斗吧阿士,最后还可以这样好好地跟你道别真是太好了!”

光夏海话音刚落,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门矢士周围的白色火焰也消失不见,以门矢士为中心半径二十米内冒牌骑士的踪迹全无,开阔的视野也让门矢士看清楚了倒在鸣泷面前的光夏海。

门矢士这才明白,刚刚白色火焰边上的光夏海,是在拖延他回到现实的时间,因为现实中的光夏海,早就死了。

门矢士忍住从身体深处升起的战栗,缓缓地拾起变身器跟K-Touch,完成了变身之后用脚挑起地上的剑,一步一步走向鸣泷。

“真搞不懂阿士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吃草莓!”光夏海一边抱怨一边认真地给他洗草莓。

“这件风衣阿士你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的,试一试嘛!”光夏海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大树桑只会上你的当呢阿士!”光夏海抓着手里的那瓶胡椒粉,神色落寞却在他面前强颜欢笑。

“kivara说我是命运定下的女子,不需要付出契约的代价呢!我厉害吧!”明明不擅长说谎的人却在他面前粉饰太平,而他当时竟然信以为真,真是个不合格的伙伴啊。

 “我其实最喜欢阿士了,可是我只能从你身后去看你呢,阿士……”这是他的生日会上,被他逮到她喝醉了的时候,光夏海扑倒在他怀里时说的话。

“我不想当你的伙伴啊阿士……我不可以成为超越伙伴的存在吗?果然那个位置上只能有海东大树一个人吗?呜呜……”她在他病床前哭泣时的呢喃,他其实都听见了,只是一直没有做出回应,而现在,已经没有机会让他给她一个回答了。

 “你跟你的海东大树相亲相爱去吧!我已经加入大修卡了!”在克莱西斯要塞的控制室里,她曾经冷笑着说出这句话。

“没错我就是背叛你了!门矢士你不要那么天真了好吗!我跟海东大树不一样!我再也不会回去了你明白了没有!”这是他的变身器被抢了的时候,他向她伸出手,她却一把打掉,毫无犹豫地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对着他说的话。

 

“傻瓜,海东那家伙怎么能跟你比?你不需要跟任何人比较,你就是我唯一的夏蜜柑啊。”可是这迟来的告白,光夏海她,已经听不到了。

 

如果当初他可以再勇敢一点地说出答案,如果当初他再细心一点发现她的异常,如果当初他再坦诚一些……

如果当初光夏海没有瞎了眼地喜欢上他,她是不是会拥有一个更灿烂的未来?

可是没有办法想象,如果当初门矢士没有遇上光夏海的话,他的旅程会是什么模样。

是啊夏蜜柑,你作弊了,赤裸裸的作弊啊。我觉得我心都快被你掏空了,怎么办呢?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握紧手中的剑,去战斗了!

 

回忆结束,留给门矢士的,只是依旧顽强还在照亮他脸庞的火焰,可是他知道,山洞的黑暗可以被这堆微弱的火焰点亮,而他的人生却再也不会被谁点亮了。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