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quick

苏。

生为双子&后会无期

哈利波特系列属于J.K.Rowling,本文剧情纯属虚构,简单来说就是脑洞开大了,终归要填了才安心。如有雷同,我不介意。

 

 

Part 1 自欺欺人

在贝蒂离开了笑话商店之后,乔治挂上了“closed”的牌子。

 

他翻出昨天的账目来比对,发现店里的客流量虽然多了但成交的单子却没有增加。比对完账目之后揉了揉眼睛,一抬头,便看到了韦斯莱的全家福里,站在他旁边的弗雷德挂着的笑容——灿烂而无害。

 

乔治从相框里取下了那张照片,像在擦拭一件珍宝一样擦拭着照片。

 

因为是赫敏用麻瓜的方式重新晒的,所以照片里的弗雷德并没有像原来会动的那张照片那样,时不时地扭头望着他,笑得不怀好意。

 

“嘿,兄弟,你知道吗?赫敏怀孕了!麻瓜的B超机检查出来了是个女孩,我猜她会长着赫敏的眼睛,哈利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给孩子取名为罗丝。

 

“哈利高兴坏了,他跟赫敏结婚好几年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

 

“罗恩那家伙嚷嚷着要做那个孩子的教父,还说要撮合科威逊跟和罗丝。科威逊你应该知道的,我上次跟你提到过的,拉文德生了个男孩,罗恩取了名字叫科威逊。

 

“比尔跟芙蓉正打算翻新贝壳小屋,查理还是老样子,珀西的竞选也很顺利,罗恩向队里请了假方便照顾拉文德母子,金妮明年也要结婚了,你肯定想象不到金妮会嫁给一个麻瓜!爸爸跟妈妈去旅行了,因为科威逊暂时还不需要他们来带,拉文德准备辞去原来的工作等科威逊大一点再做打算。

 

“一切都很好,弗雷德。

 

“战争的不良影响正在一点一点消失,巫师的经济在复苏,店里的生意好了很多,我一个人实在有些负担不来,所以我请了个帮手,叫贝蒂,她是个好帮手。虽然没有办法跟我一起进行商品的制作,但她算账很有一手,家务魔咒也很熟练,采购原料的时候也很能帮忙。要知道,我原以为一个赫奇帕奇是不擅长讨价还价的。

 

“一切都很好。”

 

乔治叹了口气,停止了自言自语,将照片重新放回到相框里,摆到收银台上,在他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是的,一切都很好,乔治。

 

 

 

 

 

 

 

Part 2无边思绪

战争带来的伤害正在一点点地被平复,在对角巷重新营业的商铺渐渐地多了,来往的巫师也变得多了起来,对角巷渐渐地恢复了昔日的热闹与人气,前几年的惨淡气氛早已消失不见。像是在圣诞节这样的节日里,哪怕乔治不开门做生意一个人呆在店里,门外的欢声笑语都能破门而入,哪怕他只有一只耳朵,也没法忽略,热闹的氛围让他以为战争从没发生过。但当乔治回过头来的时候,一室的冰冷提醒着他,店里的圣诞树下一直缺席的那份礼物提醒着他,战争不仅发生了,还带走了他最亲爱的兄弟——弗雷德·韦斯莱。

 

战争过后很多巫师因为承受不了亲人离开的苦痛,而冒险选择出卖自己的灵魂,违反自然法则打破巫师的戒律,用黑魔法复活他们。乔治当然也曾经想过那样做,但最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弗雷德不能光明正大地跟乔治站在一起,一起说笑话一起恶作剧,那么所谓的复活,对乔治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

 

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不代表这打消了乔治对弗雷德的思念,乔治当然还是很想念弗雷德。

想念他们用相同的语调相同的语速一人一句地捉弄别人,想念他们过去拿着活点地图在霍格沃兹里进行的大冒险,跟费尔奇还有洛丽丝夫人的斗智斗勇。

想念他们在各种大赛事上开赌局坐庄,将一个又一个奇思妙想付诸行动,做各种恶作剧。

想念他们在被麦格教授抓包后一起收到妈妈的咆哮信或是被罚到费尔奇的房间擦霍格沃兹的奖杯。

想念他们被斯内普教授抓包后害格兰芬多被扣掉双倍的分数,然后被罚一起到阴暗的地下室关禁闭。

 

乔治无比想念那些有弗雷德在身边的日子,但是这种思念不会让他去做复活弗雷德的傻事,弗雷德不会放过他的。

 

当乔治一个人在店里的时候,他就会跟弗雷德说上几句话,用他们以前经常一起搭档捉弄别人的语气报告着近况。

 

乔治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因为弗雷德的离去而有什么不同,该吃的时候吃,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该开玩笑的时候照样活跃气氛。

 

但仍然是有不同的,那不同便是,再也没有人,会用同样的语气接他的下一句了。

 

 

 

 

 

 

 

Part 3睹物思人

贝蒂知道今天对于她的雇主乔治·韦斯莱先生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于是她早早地将店里的一切收拾好,甚至在离开前问乔治要不要给他买一束百合花。

 

乔治摇了摇头,让贝蒂放心下班,甩了一下魔杖,看着在半空中的数字出神。半晌,乔治叹了口气,轻挥魔杖,店里的灯光完全消失,而乔治的身影,消失在没有光亮的店里。

 

“乔治,我想给弗雷德带点霍格沃兹的小精灵做的布丁,是新配方,孩子们都很喜欢,我想弗雷德也会喜欢的。我妈妈还改良了配方,是无糖点心。”赫敏跟哈利一起准备着祭品,用讨好的语气征求乔治的同意,好像他们只是去探望一个朋友。

 

乔治一边摆弄着他打算推出的新产品一边点头,说弗雷德会喜欢的。

 

这几年来,格兰芬多铁三角都会在这个日子去给每一位在战争中死去的人扫墓。

 

魔法部曾经想把这一天弄成纪念日,遭到了以珀西为首的那派官员的反对。哈利跟赫敏也联合了霍格沃兹的师生提交了反对意见书,罗恩动员了所有他认识的魁地奇球员加入其中。总之在种种力量的干扰下,魔法部的法案没有被通过。

 

乔治当时在跟马尔福谈融资的合约,并没有参与其中,但他同意这种做法。这个日子应该被记住,但不是为了记住谁的功勋,不是为了记住谁是英雄。战争带来的伤害可以被平复但不可能被抹去,所以这个日子应该被记住是要记住那些黑暗,那些离别,只有记住那些,才能继续期待明天,大步向前,拥抱未来。

 

“乔治,今年,你要跟我们去吗?”准备得差不多了,哈利停下手里的活计,让赫敏召唤守护神提醒一下罗恩时间,然后才望向摆弄着笑话商店的新产品的乔治。

 

乔治望了一眼在厨房里忙活的韦斯莱夫人,又收回目光,看着哈利,摇了摇头。

 

哈利对乔治的反应并不意外,他跟赫敏交换了一个理解的眼神,又低下头去继续手中的活计。

 

 

 

 

 

 

Part 4 我想念你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乔治从沙发上起身,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拿起床头跟店里一模一样的全家福,默不作声。

 

此刻看着用麻瓜方法冲洗出来的照片,乔治觉得自己在战争中受到了打击却能迅速站起来的功劳有赫敏一份,因为她帮自己将所有弗雷德的相片都用麻瓜的方法重新冲洗了一份。

 

巫师的照片最大的缺点就是,明明没有了呼吸的人,却仍然能一次又一次勾起不怀好意的笑,灵动的双眼望着你总是会让你产生一种照片中人还没有离自己而去的错觉。麻瓜的相片就不一样,静态的照片会让乔治很清楚地意识到,韦斯莱双子,已经是过去。

 

乔治从来都是一个人去探望弗雷德的——只有他跟赫敏会把这种行动称为探望,好像弗雷德只是离开家到了别的地方去工作或者学习。但乔治跟赫敏的不同在于,赫敏清楚地知道弗雷德已经离他们远去,但一直活在他们心里,是看透了生死离别。而乔治却是一直在逃避现实——弗雷德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离开了他的家人朋友,再也不会回来了。

 

哈利他们也并非年年这么隆重,只是今年大家都从战争里缓过气来,喜讯不断地传出,所以才会决定一起去扫墓。乔治怕自己今年会在家人面前有些什么出格的表现,所以今年他同样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探望弗雷德。

 

弗雷德并没有葬在韦斯莱家族的墓园里,而是跟那些同在战争中死去的人葬在一起,是乔治的主意,他永远都最了解弗雷德的心思。

 

每一个人的墓前都放了一束洁白的百合,一些点心,显然哈利他们来过扫墓了。乔治在每个人的墓碑前都停下来一阵子,不说话,低着头,表示他对这些因战争而牺牲的人的敬意与哀悼。

 

此时的墓园没有一丝声响,透着无边的静谧。天上只点点星光,无法照亮这里。

 

“嘿,兄弟,最近好吗?”乔治在弗雷德的墓碑前停下,放下了他们的店里新推出的商品。

 

没有回答,只有风呼呼地吹着。挂着树上的叶子,掉落在地上,被风卷着跑,只透着萧索的气息。

 

而在这样的夜里,风声就像是孩子的哭泣,呜咽着,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

 

乔治望着刻在墓碑上的那个名字,喉头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这不是乔治第一次一个人来看望弗雷德,却是第一次,说不出任何话来打破沉默。

 

“我很想你,弗雷德。”最后,乔治还是打破了沉默。

 

乔治坐了下来,靠在弗雷德的墓碑上,好像弗雷德还在他的身边,他现在就靠在弗雷德的肩头上一样。

 

“别人都说我很坚强,弗雷德,可是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不。”

 

乔治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不是很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但在这样的夜里,在弗雷德的身边,他决定不去探究那么多。

 

“我想过跟安吉丽娜交往,你那么喜欢她,如果我跟她结婚了并有一个像你也像我的孩子,你会高兴的,大家都会高兴的。

 

“可是我不能,弗雷德。

 

“安吉丽娜甚至分不出我跟你的区别,如果不是丢了一只耳朵的话,如果你还在的话……”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如果,但是乔治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把它们说出口了。

 

乔治抽了抽鼻子,却没有办法停止哭泣。那些泪水,在弗雷德死去的时候没有流淌过,在弗雷德被埋于地下的时候没有流淌过,却在此刻,奔涌而出。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乔治都是笑嘻嘻跟弗雷德重复地讲着身边的事,只有今年,那些泪水像是被下了咒一样,乔治根本控制不住。

 

随着泪水一起涌出的,还有这几年来没有办法在别人面前表露的软弱跟委屈。

乔治当然没有办法一边哭泣着去安慰同样哭泣的母亲,所以他不能哭泣,他得笑着去安慰母亲。

因为已经不是小孩了所以不可以死皮赖脸地扯着妈妈的衣角,说“我要弗雷德回来”这样的话语,做这样的无赖行径。

因为那个能承载他的泪水的人,能包容他情感的人已经长埋于土地,所以他没有办法坦白自己的心情,告诉别人其实他还不能接受弗雷德的离去。

“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已经变成了“韦斯莱家的小子乔治”,所以他只能担起所有的责任,连带着弗雷德的那份一起努力。

 

然,越是逼迫自己,就越是容易出问题。

 

 

 

Part 5 生为双子

乔治在弗雷德刚离开的时候就把自己埋头于工作中,没有分出一丝精神去思考弗雷德的离开对他的生活到底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乔治知道,自己接受了弗雷德的离去,但逃避没有弗雷德的生活。所以拼命地工作,不停地找事情给自己干,乔治生怕自己停下来的时候会突然冒出一句话,等着旁边的空气接他的下一句。

 

拼命的工作给外界的印象就是,乔治成为了最先从战争的打击中站起来的韦斯莱,一个坚强的男人,一个优秀的巫师。

 

战争带给巫师们的伤害在慢慢地被平复,乔治心里的空洞却变得越来越大。

 

这几个月对着弗雷德的照片发呆的时间多了,开玩笑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灵感更是越发缺乏。一直到今天,乔治才发现他这几个月没有捉弄过一个人,没有讲过一次笑话。连现在放在弗雷德墓前的,所谓的新商品,都是从以前他们两个商量好,却又因为种种原因放弃的样式里挑出来,然后改良制作的。

 

再有意思的笑话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又怎么能够,怎么能够让人开怀大笑呢?

 

再具创意的恶作剧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又怎么能够,怎么能够完成呢?

 

对于这样的生活,乔治感到前所未有的疲累,从身到心。

 

“我只是一直在逃避,逃避没有你的生活。

 

“弗雷德,没有你的生活,我一个人坚强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是一体的啊,弗雷德!”最后一句乔治几乎是吼出来的,只是他一个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园里回荡,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有些单薄,因为那个会跟他合奏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来,再跟他应和。

 

他们作为双子降生,一直将对方视为自己的一部分。

他们是那么的默契,不需要眼神跟语言的交流,就可以知道对方的下一句话是什么。

他们都是对方生命里缺的那一角,只有在一起,才是一个圆,才是一个整体,才是圆满!

 

乔治觉得今天晚上的自己真是有损“优秀坚强的男巫乔治·韦斯莱”的形象,但是看到这一面的只是弗雷德,他的兄弟,那又有什么关系?

 

乔治忽然想笑,却又没有办法止住哭泣,一下又一下的抽噎让他觉得很难受,最后只好让泪水洗刷着自己的脸庞,紧咬嘴唇,默不作声。

 

良久,乔治觉得自己哭得快脱力了,才终于停止了哭泣。

 

 

 

 

Part 6后会无期

 

We are one!

 

没有人比我们更适合这句话了,弗雷德,你说是不是?

 

乔治扶着墓碑站起身,抬手给了自己一个清理一新,努力平复着自己因哭泣而不稳的气息,低头望着墓碑上弗雷德的名字,没有作声。

 

风一阵一阵扫过地面,就像是抽噎着,也努力挥手告别。

 

后会无期。

 

————————The End————————

编后语: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这句话,we are one !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