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quick

苏。

如果当初(1)

门矢士、海东大树跟小野寺雄介分坐在山洞里不同的位置,门矢士离火源最近,火光中明灭的脸神色不辨。

小野寺雄介忽地开口问他,夏海在哪里。

坐得离洞口最近的海东大树听到了小野寺雄介的发问,坐得离门矢士近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开口回答小野寺雄介的打算,他不忍心告诉小野寺雄介,光夏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门矢士也没有开口,反而动手添加柴火。这几天都在下雨,木柴全是湿的,小野寺雄介好不容易起好的火,因为门矢士加下去的那些湿柴,看起来就像是要灭了。

“我问你,夏海在哪儿!”小野寺雄介忽然冲过来揪住门矢士的衣领质问道。

因为小野寺雄介这个动作带起的风,火光变得更微弱了。

门矢士用力将小野寺雄介的手甩开,面无表情地继续加柴,忽然蹦出一句,“死了。”

“你说什么!”眼见小野寺雄介又要冲上去跟门矢士争吵一番,海东大树拦在两个人中间,“还有体力纠结这种事情的话,不如想一想明天怎么救剩下的人吧。”

小野寺雄介瞪大了眼睛看着海东大树,“你竟然说这种事情……”看样子似乎想要给海东大树一拳头,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夏海她,她死了啊……你竟然说,说,这种事情……”

海东大树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刺疼的感觉提醒着他,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他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跟用词去形容光夏海死去这件事情,好像她的死无关紧要一样,不仅刺痛了小野寺雄介,还有他自己。可是如果不这样说的话,门矢士不会从绝望中清醒过来,他自己也还会继续欺骗自己,不愿意承认,那个他总是“夏蜜瓜夏蜜瓜”地叫着的女孩,已经离开人世。

门矢士停止了加柴,微弱的火焰因此得以幸存,继续燃烧着。因为加了湿柴的缘故,烟开始变浓,门矢士觉得很不舒服,眼睛酸酸的,像是要掉眼泪。他连忙抬头,只看见闪烁的火光映照下,顶上灰褐色的一片,不知名的泥土的颜色。

刚刚夏蜜柑倒下的时候,她身下的土壤好像就是这个颜色……


评论

热度(5)